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韩

好的 不好的,都是我

 
 
 

日志

 
 

2010年岁末发言  

2011-03-01 16:42:33|  分类: 我朋友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半载。是我上班的工龄,成为一个八面玲珑的半成品,好的坏的明的暗的我统统学会接招微笑,须臾间藏着小飞刀再朝着来者扔回去一个,我不是受气包,我也不是天生好脾气,该阴险则阴险,心里盛着一颗赤子之心没人夸你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这段时间我如同晒不死的向日葵一样,不论挣扎在沼泽中还是行进在风光无限的路途中,我都学会了谦卑做人,高调做事。我是个有功利心的人,有占有欲的人,我不是大家闺秀或者小家碧玉,我胃口大的很,我是母老虎,所以,我不会永远低调的成为孺子牛。职场中,永远都有臭狗屎般的女人或者男人成为你的眼中钉,也许在别人眼中我也如此。我遇见过每天醉醺醺没事喜欢骂人喜欢带我出去陪别人喝酒的男领导,遇见过胸无点墨头脑四肢同样简单专职对付我这种涉世不深嫩芽的女总工,正在和一位踌躇满志志在嫁入豪门一脸村姑相的大龄未婚女青年朝夕相处。人生,就是悲喜交加,遇见的,经过的,都是闹剧,我在看闹剧,也在演闹剧,偶尔给别人的闹剧充当群众演员。抱定踩着巨人肩膀上位的决心,亦步亦趋。

 

2010年岁末发言 - 老  韩 - 老 韩

 

      八个月。恋爱的道路一点都不比职场平坦,八个月前我成为了背叛者,背弃了一个人而投入另一个给予我婚姻的怀抱。没有觉得抱歉或者内疚,已经无望的事情长期僵持对双方都是折磨,我选择了首先摊牌,已经穷途末路的纠缠双方都能接收这样的结果,挑破窗户纸就这么简单,过去了就过去了,曾经山盟海誓不离不弃的许愿都他妈是浮云一抹,一吹就散了,各自幸福才是硬道理。如今我的恋爱时好时坏的持续着,惊喜不断,小吵不断,每天磨磨唧唧,想念了,可以坐坐公交车就能见面了,赌气了,就坐坐公交车又见不到他了。我是个非常恨嫁的人,我需要稳定的关系带给我安全感,我的懒惰,我的邋遢,我的小诡计,我的虚荣心,他统统接受,能给我的绝不吝惜,给不了我的给我讲一堆大道理,然后我就顺从的妥协,理解万岁。他比我工作辛苦很多,他仍然承担了替我购物,接送我上下班,给我买礼物,带我吃好吃的等等诸多围绕我展开的艰巨任务,并且任劳任怨。有时候很心疼他,可是工资全部交给他了也不能给他买什么,我就像小学生一样每月从他那里领取生活费用,其余开销一切不过问,没有银子没法犒劳他,人情债,肉偿好了。

2010年岁末发言 - 老  韩 - 老 韩

 

      七个月。这是我的婚龄,和他交往一个多月就入围城了,心甘情愿的被连哄带骗的就进了民政局,登记结婚的地方效率还是不错的,早上9点多进门,下午2点半领到证,中午还休息了两个小时,期间包括填写入网资料,照相,抽血,婚检,领婚检报告,互相签字认可,拿证走人,出门之前民政局的阿姨还喜气洋洋的祝贺我俩,并且给我了一盒叶酸,说是防止生出脑残的孩子。婚姻和恋爱真的不太一样,要学会和他的家人和气相处,并且让他融入我的家庭中,妈妈说,有的时候一定要忍,婆婆和媳妇之间是一定会有矛盾的,没有矛盾那也有代沟啊,你是晚辈,让着点公公婆婆。其实多数时间我能体会到公公婆婆也很迁就我,每次我回去就使劲给我买肉吃,貌似我在工地整天吃野菜啃馒头似的,只是因为我说过一句话:我是老虎,食肉动物。老人家真是很尽心对待我。老公和我在年龄以及思想上都存在代沟,我想学钢管舞,他认为那是从事色情行业,我说这是健身,他就说你可以练广播体操啊,干吗非要穿那么少绕个管管扭来扭曲么。我唯有用耍赖皮来解决这种高层次的对话了。

2010年岁末发言 - 老  韩 - 老 韩
 

 

      五个月。结婚两个月我怀孕了,我们曾经商量好,如果以后有孩子,男孩小名叫琥珀,女孩小名叫玲珑。可是琥珀或者玲珑来的太早了,我们还没举行婚礼,我结婚的事家里人除了爸妈没人知道,甚至是我爸妈,对我的闪婚都保持不怎么乐意的态度,只是我一意孤行也没给他们考虑的时间,就领证完事了。孩子的到来对我的家人来说,很大程度上如同未婚先孕的私生子一般,我没敢告诉爸妈,也没敢告诉公公婆婆,在我24岁生日这天,结束了它的生命。躺在手术台上注射麻醉的时候,我的意识硬生生的被拉进了黑暗,醒来很长一段时间,感觉都是迟钝的,除了哭,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之后一个月的时间都是持续绵长的疼痛。我告诉他,我一辈子就记得这个生日,他只是一直道歉,其实我知道他是很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出生的,他不止一次求我,我在很多事情上都是非常狠毒和绝情的,对待琥珀或玲珑,我有很深的罪孽,可我不想让它在不被祝福和质疑的氛围中出生,我现在的能力,我给不了它好的生活环境,我们两个人已经疲于奔命了,要养家,要付房贷,有了孩子,我不能保证它的幸福和健康。这样深的罪孽不是几句话可以开脱的,如果真的有什么责罚,我甘愿承担,我也会一直保存它的那张B超图,这是它留给我唯一的纪念,琥珀或玲珑已经离开五个月了。

2010年岁末发言 - 老  韩 - 老 韩

 

      三个半月。上一次和宿舍的好友相聚是9月中下旬,海吃海喝打麻将。只有在她们面前,我依然如故,吵吵闹闹和从前一样,不用煞费心机逢迎,只做回简简单单的我。缺了张亮亮,要金志和赵晓音。只有体会到挣钱的艰辛,才能无限怀念曾经简单美好的校园岁月。她们都是我大学期间的宝贵记忆和财富。这样的聚会可能会越来越少了,相隔千里万里,偶尔能联系一下都是很温馨的事情。希望我们都会越来越好,也希望我们之间,还能如初。

      最后给张灿烂的我。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